您的当前位置:科技>科技名人
要做和马云一样"失败"的人
时间:2008-01-04 09:53
【长江网讯】  元旦前见到9年前的老朋友初总,说不完的话,惦念不尽的过去时光,想起我成为他的第一批客户中的小客户,想起他从互联网的寒冬中活下来走到今天的痴迷与艰险,看到他瘦削的脸庞,突然之间面前的初总变得无比强大起来,这种强大来自内心意志的坚强,那种死了都更爱的职业精神与专注意志——不成功都很难。

    谈起IPO,我们更多的话题说到了阿里巴巴的马云。幸运的是,初总比彼时的马云更幸运,因为在专注的路上初总走得更稳健,而且淡定。马云那些为人所知和不为人所知的故事,我们只对成功后的马云感兴趣,却很少有人关注马云痛苦的时候没有多少人支持他,这就是人性。

    当我说起马云的故事,初总的笑容真诚而自然,他用眼睛告诉我——人生没有几个9年,走过来后才发现大困难面前往往苦其心志——你失败得越有价值,日后你站起来的高度就越受景仰。马云如此,想做事的人理当如是。

     以下的故事是马云自己讲述的: 整理/刘继中 

     不平凡的少年

     12岁时对学习英语产生了兴趣。每天早上,不管刮风下雨,他都要骑车40分钟,到杭州西湖旁的一个小旅馆去学英语,这一学就是8年。那时,中国已经逐渐对外开放,许多外国游人到杭州旅游观光。他经常为充当免费导游,带朋友四处浏览的同时练习英语,这8年的学习深深改变了马云。外国游客带给他的知识和从老师、书本学到的很不一样,他开始比大多数人更具全球化的视野。1979年。马云遇到了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家庭,这家有两个小孩,他们一起玩了三天,后来变成了笔友。1985年,他们邀请马云暑假到澳大利亚去,马云7月份去了那里,住了31天。在马云出国之前,他以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富裕、最幸福的国家。当他到了澳大利亚,才发现以前的想法并不正确。

   屡战屡败屡败屡勇

  我高考考了三次,才被当时杭州最差的大学杭州师范大学录取。在大学里,我有幸当上了学生会主席,后来还成为杭州大学生联合会主席。但那时,我的未来基本上被圈定在了中学英语老师。毕业时,我成为500多名毕业生中唯一一位在大学教书的教师。我的工资是每月人民币100~120元,相当于12~15美元。

  在5年的教书生涯中,我一直梦想着到公司工作,比如饭店或者其它什么地方。我就是想做点儿什么。1992年,商业环境开始改善,我应聘了许多工作,但没有人要我。我曾经应聘过肯德基总经理秘书职位,但被拒绝了。

  接着在1995年,我作为一个贸易代表团的翻译前往西雅图。一个朋友在那儿首次向我展示了互联网。我们在雅虎上搜索“啤酒”这个单词,但却没有搜索到任何关于中国的资料,我们决定创建一个网站,并注册了“中国黄页”这个名称。

  我借了2000美元,创建了这个公司,当时我对个人电脑和电子邮件一窍不通,我甚至没接触过键盘。这也是我为什么说自己是“盲人骑瞎马”。我们与中国电信竞争了大约一年,中国电信的总经理表示愿意出资18.5万美元,和我们组建合资公司。我还从来没见过那么多钱。遗憾的是,中国电信在公司董事会中占据了五个席位,而我的公司只有两个席位,我们建议的每件事件他们都拒绝,这就象蚂蚁和大象搏弈一样,根本没有任何机会。我决定辞职单干。那时,我得到了来自北京的一个offer,负责运营一个旨在推动电子商务的政府组织。

   创业没有一成不变的模式

  我的梦想是建立自己的电子商务公司。1999年,我召集了18个人,在我的公寓里开会。我对他们讲述了我的构想,两个小时后,每个人都开始掏腰包,我们一共凑了6万美元,这就是创建阿里巴巴的第一桶金。我想建立一家全球性的企业,因此选择了一个全球性的名字。阿里巴巴很容易拼写,而且《一千零一夜》里“芝麻开门”的故事家喻户晓,很容易被人记住。

  当时,阿里巴巴基本上是一个“三无”企业,无资金、无技术、无计划,但我们最终存活了下来。我们每一分钱都用得非常仔细,公司的办公地点就选在了我的公寓里。我们1999年从高盛获得了资金注入,2000年又从软银获得了投资,公司的规模开始扩张。

  我们能取得的地位因为我相信一件事:全球视野,本土能赢。我们自己设计业务模式,我们主要关注如何帮助中小企业赚钱。我们从不从美国拷贝经营模式,象许多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家那样。我们关注产品质量,我们一定要实现“点击,得到。”如果不能得到,那就是垃圾。

  我说阿里巴巴曾犯下一千零一个错误。我们扩张得太快,在互联网泡沫破裂后,我们不得不裁员。到2002年,我们拥有的现金只够维持18个月。阿里巴巴网站的许多用户都在免费使用服务,我们不知道如何获利。于是我们开发了一款产品,为中国的出口商和美国的买家牵线,这个业务模式拯救了我们。到2002年底,我们实现了1美元净利润,终于跨过了盈亏平衡点。自那以后,公司的经营业绩每年都在提高,现在阿里巴巴的盈利能力已经相当强。

   我是一个比较正统的人

  我在那些黑暗日子里学到的一课就是你必须保持团队的价值、创新和视野。只要你不放弃,就仍然拥有一线机会。当你的力量还很渺小的时候,你必须非常专注,靠你的大脑生存,而不是你的力气。

 

  上市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是一个里程碑,上市的时机选择正确。我们的B2B公司已经有了比较稳固的基础,市场环境也比较健康,公司管理也很强。阿里巴巴在香港的成功上市证明:内地的企业也可以在香港获得投资者的青睐和高水平的估值。

  我的打算是建立一个电子商务生态系统,让消费者和企业能够在网上进行所有的交易。我们还与雅虎合作,进军搜索服务领域,并且开通了网络拍卖和支付业务。我希望创造100万个工作机会,改变中国的社交和经济环境,使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。

  我是一个比较正统的人。我看重的是,在我的一生中,我能够做些事,影响许多人,影响中国的发展。当我成就理想时,我认为自己是放松的、幸福的,有了一个好的结果。

 

 

责编:陶文玲

 读者评论
查看所有评论
长江网言论公开,欢迎读者评论。我们反对以下三种行为:
·人身攻击 ·谩骂、侮辱和煽动式的语言 ·没有依据的事件陈述
含有上述三种情况的评论,我们将予以删除